守一不移 | 即心是佛,守一不移

2023-11-19 07:21 净慧长老
45
我这几年提出了修行的六字口诀“专注、清明、绵密”。专注就是守一。清明就是不移,只有清明才能知道念头是在还是不在。绵密就是不间断,就是在专注处用力。
——净慧长老

? 本文选自“净慧长老全集”之《云水禅话》,新加坡双林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 第二讲。


即心是佛,守一不移

2005年12月11日


昨天和大家分享学禅的三个要求,这三个要求:第一要信得及,第二要放得下,第三要守得坚。在昨天的分享中,一再强调所谓信得及,就是要信我们自心是佛,这是我们学佛人的大问题。为什么要学佛,就是要成佛。如果说成佛是很遥远的事情,我们学佛目标就很渺茫。若能顿见佛性,顿见自性,当下就是佛。学佛人的信心就是要相信这一点,勇往直前走向这个目标。

六祖大师到达黄梅时,五祖问他:“汝何方人?欲求何物?”六祖说:“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来礼师,唯求作佛,不求余物。”六祖的目标很清楚,就是要作佛。五祖说:“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这是说南方偏僻,又是不开化的民族,怎么能够作佛?

六祖曰:
“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在今天,如果有人说出这样的话,任何人都不会震惊。但这是六祖以前从来没有人说过的话,真是晴天霹雳,真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气概。所以,六祖成为中国佛教最伟大的祖师之一,绝对不是凭空而来的。

见性成佛不是难事,最难的是克服卑劣心、我慢心、不敢承担心。只要勇于承担,人人当下就是佛,这是很困难而又很容易的事情。所谓困难,我们有种种分别、妄想;所谓容易,只要我们将想得到的心放下,向想不到、说不出、没路可走的地方走过去,是很容易的。当下一念就是佛。梁朝傅大士,与达摩祖师同时,他有一首偈语描述过关于我们与佛同在的状况。他说:

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

起坐镇相随,语默同居止。

纤毫不相离,如身影相似;

欲识佛去处,只这语声是。


佛从来与我们同在,每天晚上睡觉,佛没有离开我们;起床时,佛与我们同起、同坐。一切时、一切处,我们都与佛同在。

究竟什么是佛?佛的作用就显示在举手投足中,所以说,只要我们认真体验、体悟,人人当下就是佛。

临济禅师说,我们现前这一念心,有一道神光,亘古及今,从未断灭,只是我等不识不知。


他说


你一念心上清净光,是你屋里法身佛;
你一念心上无分别光,是你屋里报身佛;
你一念心上无差别光,是你屋里化身佛。
此三种身,是你即今目前听法的人。


这是临济祖师的原话,说法的人如果不迷失,就是佛在说法;听法的人如果不迷失,就是佛在听法。

临济祖师又说:


心法无形,通贯十方。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嗅香,在口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本是一精明,分为六和合。心既无,随处解脱。


这就是佛性的作用。自性真佛,心外无佛,心外无法,佛即心,法即心。所以,《华严经》说: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我们千万不要误解这句话。现前一念心,有了清净光,才是自己屋里的法身佛;有了无分别光,才是自己屋里的报身佛;有了无差别光,才是自己屋里的化身佛。清净光、无分别光、无差别光,有这三种境界,三身具足的佛就会现前。无此境界,佛是佛,自己是自己,了不相干。


新加坡双林寺


如何使我们每个人的佛性显现出来,产生作用,必须用一番功夫。在见地上,可以说当下是佛;在功夫上,还是要认真去实践。心即是佛,功夫就在“即”上;如果“即”不了,心不是佛,所谓
“一念悟众生是佛,一念迷自性佛成众生”。迷悟之间,如隔一纸,一捅即破。但是,要捅破迷悟之间这层纸,要有一番苦功夫。古人有种种方便,禅宗一法,从达摩到六祖,都是“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都是用“直指”的方法,如禅堂里的直指牌,直接指示当下这一念心,与佛无二无别。

在过去,众生上根利智,直指方便非常独特。说了即认识到,认识到就依此而行,按照佛的精神要求自己。现在人根机逐渐愚钝,说是佛可以,要按照佛的要求去实践,是办不到的。所以,要有种种方便,荡除执著,认识到自心是佛。

禅宗的方便有参公案、参话头。禅宗的公案,所谓“一千七百则葛藤”,即一千七百公案。公案者,教案也,是老师在解决学生问题中所积累的经验、所采取的方法、所达到的结果,然后形成公案。后代参禅者就是按公案的路数寻找自己的心、自己的本来面目。我们现在所说
“父母未生前,如何是我的本来面目?”这个公案应该出现最早。在《六祖坛经》中,六祖对惠明说:“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这个公案历史最长,而且随着禅宗的发展而不断产生新的公案,最新的公案是“念佛是谁”。因为净土法门流行,大家都在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禅宗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来弘扬禅宗,怎样让学人找到本来面目?念佛念心心念佛,心为何物,这是话头。念佛是谁,谁在念佛,在晚近以来非常流行。

公案又叫话头,所以要照顾话头,照顾所参话头。
话头即是疑问,要照顾,要参。参什么?参这个念佛的是谁。有人可能会说,我在念佛。进一步说,你在哪里?我坐在这里。谁知道你坐在这里?这些都无法用语言、思维来回答。即使回答了,都是见解,都是思维概念,都不是亲证。在参话头的时候,要心心念念不放过,所以叫照顾话头。

要知道,“念佛是谁”这个话头,不可以思量,不可以语言表达,不可以用分别心来追究,如铁秤砣,没有一点孔可以钻。参公案,就像要锯解秤砣,既然是秤砣,所以咬不破。
上不能上,下不能下,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在无路可去的地方,却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一点思维都用不上。只有无分别、无计较的心,好好追问“念佛是谁”,究竟是谁,在二六时中,念念相续,无有间断,着力参,不是泛泛悠悠。必须打起精神,攥紧拳头,才能有少分的相应。


2007年12月,新加坡双林寺第二届禅修法会圆满合影


如何用这个方法,四祖大师告诉我们要“守一不移”。这个方法是从宝志公禅师那里继承下来,为天台宗和禅宗所吸收。“守一”本来是道教概念,佛教借用过来。


四祖在《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中说:


守一不移者,以此空净眼,注意看一物,无问昼夜时,专精常不动。其心欲驰散,急手还摄来,如绳系鸟足,欲飞还掣取。终日看不已,泯然心自定。


这就要以般若智慧眼观照万物,把一切放下。我们的心如鸟,这个方法就像一条绳子,系在鸟的足上,鸟要飞走,便用手拽一下,使它收摄起来,不要打妄想,不要在六尘上生心动念。

四祖的方法,已经有一千多年了,说起来还是非常新鲜、非常生动、非常有生命力。我们按照“守一不移”的方法,来看一个话头,参一个公案,这是进入禅门的方便。

守一不移,毕竟还是难以把握。
我这几年提出了修行的六字口诀“专注、清明、绵密”。专注就是守一。清明就是不移,只有清明才能知道念头是在还是不在。绵密就是不间断,就是在专注处用力。专注是止,清明是观,绵密是止观双运;专注是定,清明是慧,绵密是定慧等持、定慧不二。这个方法对于参禅、看话头非常有用,非常容易进入境界,在用功中可作参考。

今天所讲,前面一段是见地,即心是佛;然后看话头,“守一不移”,是功夫。学习佛法要有理论的指导,就是要有正确的见地;要有实践的功夫,就是在见地指导下的功夫,二者缺一不可。只有见地,如说食数宝;只有功夫,可能会盲修瞎炼。学习佛法、参禅都要重视见地与功夫,在开见地之前,见地是第一位;在有见地之后,必须用功。

二祖传法三祖后,便浪迹江湖,出入淫房酒肆。别人便讥嫌他,你是一位修道人,怎么能这样?二祖说,我自调心,干汝何事。二祖还要历境验心,可见功夫是长期的。
功夫进步,见地便增长;见地能够提升,功夫便纯熟。这是学一切法门共同的规律。不仅禅宗如此,其他各宗都有理论与观法,理论即是见地,观法即是功夫。佛教的正法,便是以教证为体,教即见地,证即功夫。有理论,有实践,就是佛教正法住世。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