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净慧长老示寂十周年专题 | 师恩如海 倾我至诚 (上)

2023-04-10 07:02
71

 晚《禅》刊的明睿居士来信息,说起恩师在2012年元旦《禅》刊新年感恩茶会上的那篇手稿《寄语2012》,恩师在文章结尾写道:

我平时讲话不喜欢念稿子,总是想到哪里就讲到哪里。今年冬天在南方过冬,室内有暖气,室外有清新的空气,四面是青山,老祖寺门前还有一池清澈见底的碧水。环境影响心情,也影响思维,夜深人静,万籁无声。一个孤独的老人危坐灯前,或读书,或改稿,喝一杯茶,转两圈,又重复那些事。不仅不觉得疲劳,反倒越到夜深越有精神。所以今天的这篇《寄语2012》就是自己在灯下一笔一划地刻出来的,是不是文章,我也不知道,只是向大家报告一下我的一些想法。感谢大家很有耐心地听我念稿子。

她说:“一位老人,在那个夜晚的手稿……令人百感交集,这样的年纪,为了《禅》刊新年茶会,我的心重重地收缩。”并请我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这一句话又打开了我对恩师刻骨铭心的记忆,恩师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我的眼前,又一次忍不住泪洒衣襟。

恩师常说:柏林寺有两大特色,一是生活禅夏令营,一是《禅》刊。恩师把文字的传播与弘法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特别重视《禅》刊的发行,希望把《禅》刊办成百年的期刊,把佛法送到人间的每一个角落。每年《禅》刊都要召开新年感恩茶会,恩师每次都会参加,即使有重要的事情不能亲临座谈,也要提前录音录影。2012年茶会也不例外,于是在2011年12月30日的深夜直到凌晨,恩师在四祖丈室独自一人伏案书写了《寄语2012》,洋洋洒洒约四千五百多字。记得一两年前,恩师握笔就已经有些颤抖,当时恩师看着自己有些歪扭的字体,忍不住摇头说:“看来已经老了,不行啰!”虽然丈室刚刚安装了电暖,室暖如春,但对于一个将近八十岁、写字颤抖的老人来说,一笔一划写出这十几页纸,其中艰难有谁能体会得到?

孔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恩师作为深受儒家文化和佛教精神的熏陶者,不仅仅只是提出了“觉悟人生,奉献人生”的生活禅,提出了“在尽责中求满足,在义务中求心安,在奉献中求幸福,在无我中求进取”的修行理念,更是尽其一生去努力实践这些修行理念的大菩萨行者。正因为如此,恩师做任何事都是尽职尽责,从不考虑自己的身体状况,总保持着一副乐观豁达、积极向上的面貌,带领僧俗大众在弘法利生的道路上勇往直前,这让许多年轻的弟子们都自愧不如,以至于都把他老人家当作小伙子一样来看待。其实,师父常常感叹自己老了,精力不如从前。记得2004年5月,在我剃度的前几日,我陪恩师到邢台玉泉寺小住,恩师因过度劳累而病倒,当时恩师就说:“我是一个老人,是一个病人,你们不要以为我是一个小伙子。” 恩师不仅教导僧俗弟子要学习孔圣人的精神,要以“先之,劳之,任之”的精神去带头做事,更是以身作则亲自垂范。从2011年冬天开始,恩师就已经双腿无力,行走困难,盘了一辈子的双盘再也盘不了了,连单盘也不行,即使是散盘也痛不可耐,但恩师仍然坚持在四祖寺和老祖寺主持禅七,不能行香,就在维摩龛中坐一晚上,每晚给大家讲开示时,咳嗽是一年比一年厉害,咳得让大家揪心。可是即便如此,恩师从未忘记过自己安僧办道、弘法利生的责任,想到那么多的僧俗弟子从全国各地赶来坐禅闻法,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不顾大家的劝阻,坚持每日与大众一同坐香,每天讲开示。恩师常说:“要忘记小我,完成大我,达到无我。”并且一直以这种精神抖擞的高昂士气来激励自己,鼓舞大众,以至身体过度劳累而病倒,几次住院疗养也不告诉大众,直至离开我们。

恩师常说要还文字债,每天都看书改稿子到深夜方才休息,写稿子到凌晨那是常有的事,可第二天照旧一大早起床看书,接待信徒,处理寺务,每天都休息得极少,工作得极多。记得前年的寒冬腊月,恩师要参加省里的某个会议,恩师一边写讲话稿,我一边打印,我和明钵师一直陪到夜里十二点还没有写完,恩师就让我们先睡,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稿子就写完送来让我打印,那肯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记得2011年冬季在老祖寺和四祖寺主持禅七,恩师不仅要审阅前晚的开示,还要反复修改前几天的开示。主编出身的恩师,严格按照一个编辑的标准来一笔一划地修改自己的文稿,每天审稿达一两万字。恩师常说,讲法一定不要违背因果,不能瞎讲,要对大众负责,因此对自己的开示和文字非常谨慎。记得这两年来给恩师整理录音文字,或是帮着打印手稿,还有编辑“净慧禅语”手机短信,恩师都要一字一句经过反复修改三到四次,最高达五六次,每次的打印稿都被改得密密麻麻,才能最后定稿。看到师父的修改稿,这种严谨的态度常常令我们这些后辈感到汗颜。恩师的字沉稳有力,开合有度,虽不如书法家写得那样好看,却有大家风范,独具风格,特别耐看。可惜恩师将绝大部分手稿都收回销毁,不许我们私存。

去年正月十五,恩师前往深圳探望本老,本老交待要恩师亲自为自己操办后事,说:“我身后的文章要你来写,你的文笔好,也最了解我。不要夸大,不要缩小,要实事求是。你也知道我是个老实人,我几十年一直都是老老实实,讲话都是实事求是。我的一生你知道得很多,跟随我的时间最长,我们交往了有六十多年。”3月29日,恩师接到本老病危的电话后,我随侍恩师一起在当日子夜12点赶到弘法寺探望本老。接下来的两天,每次我去本老房间时,都看到恩师站在本老身边,一心持咒念佛,夜深了也不忍离去。本老在4月2日凌晨圆寂,恩师从1号的夜晚11点一直守候到第二天早上。只因本老生前的嘱托,恩师不曾有丝毫马虎,既要参与治丧委员会的各项事务安排,还要指挥灵堂、灵龛、灵车、灵牌、追思会场和化身窑的布置,本老挽联书写、佛号念诵等等,事无巨细,大家都会找恩师商议,恩师都一一耐心为大家指点。不仅亲自为本老举行入龛仪式,还为觉光长老、融灵长老代笔书写封龛、起龛法语,在入龛法语中,恩师用了一连串的“百年”对本老一生进行了高度概括,气势磅礴,叹为观止。恩师那七日七夜几乎不曾合眼,直到本老荼毗法会结束,恩师才算歇了口气,总算是不负本老之托。

恩师不仅对自己要求严,对身边的弟子要求也极为严格,因此我们常常互相提醒不要犯错,养成了高标准、严要求的做事习惯,以免挨师父的骂。记得2004年至2005年跟随恩师时,习气很重,还偶尔仗着在恩师身边而作威作福,因此常遭恩师的呵责,比如走路拖鞋有声,关门声音大了,吃饭吧叽吧叽,威仪不整齐,做事拖拉,上殿坐香迟到,如此等等,稍有不慎,就会遭到恩师的严厉批评,甚至会当着大家的面呵斥,骂得我都不敢进丈室,不敢接近恩师。其实,这都是恩师的棒喝之法,正是有了这种严厉的教育和潜移默化的作用,培养了弟子们很多良好的习惯,才能迅速地养成僧格、融入僧团。2010年国庆期间,再次回到恩师身边,给恩师做一些文字记录工作,每当我把打印好的文稿交给恩师时,恩师都会笑着对我说:“辛苦了!”这时心里有一股酸酸的味道,觉得与恩师之间疏远了很多。

恩师是名副其实的严师,也是真正的慈父。“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恩师常说,复兴祖庭的目的就是为了安僧办道,要办道先要安僧,因此每到一个寺院,第一件事就是问大家饮食怎么样?住的怎么样?冬天的衣物够不够?饮食差了,给厨师加薪,提高伙食标准;房子不好,马上修建寮房;棉衣棉被不够,马上购买。不停地改善大众的生活条件,让大家吃好穿暖不想家,一心在寺院修行办道。恩师每到一处都会有很多供养,可恩师从不纳为己有,恩师说,不管在寺院还是外出,都有人管,自己不需要留什么钱财。不管是在四祖寺,还是在邢台玉泉寺、老祖寺,不管别人供养一百还是几万,恩师都一分不少地上交给所在寺院,用于修建或维持生活。记得邢台玉泉寺、四祖寺和老祖寺在最困难的时期,寺院几乎入不敷出,都是靠恩师的供养才得以度过难关,逐渐稳步发展起来。

2005年5月,我叛师前往福建太姥山结夏安居,安居结束,恩师来电话让我回柏林寺,我却不听恩师劝告,执意留在太姥山,结果不到两年,就把自己瞎折腾得奄奄一息。虽然病得很重,想到恩师的威严,想到自己对恩师的背叛,我始终不敢向恩师求助。2008年冬天,因为全身无力,无法随众上殿过堂,我在外地寺院实在熬不住了,只好委托明影师向恩师转告了我想回四祖寺传法洞一人独住休养的想法,没想到很快就得到答复:“尽快回四祖养病。”影师还讲,如果不能独自乘车回来,可以派人接我回湖北。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似乎不是我印象中那威严无比的师父?等我回到四祖寺,恩师并没有丝毫的责备,只是不停地安慰我,叫我修行不可过急,将居士供养的营养品拿给我补身子。本来传法洞已经借给芦花庵好几年了,但为了让我能好好静养,恩师将传法洞从芦花庵收回,并亲自送我到传法洞,叮嘱大家要好好照顾我,几次打电话提醒我要注意休养。石家庄的杨如雪居士曾在《正觉》发表的文章中写到:“听说传法洞的那位师父因为生病,被老和尚安排在传法洞静养,不知羡煞了多少人的眼球。”正是在恩师的慈悲照顾下,我才得以捡回了半条命,好不容易可以为恩师做点事情,可他老人家却舍我而去!!!

佛法苦、集、灭、道四圣谛,以苦谛为先,正因为自己受苦,菩萨不仅要自己脱离痛苦,还要帮众生解脱痛苦。人人都知道恩师非常慈悲,任何痛苦到了恩师这里都化为乌有,这是因为恩师自己一生经历了无数的痛苦,了解众生的疾苦,才有解脱众生痛苦的悲心愿力。对于自己的身世,恩师自嘲说:“我一岁半即被卖入寺院,换了一担谷子,救活了一家人的性命。那么小就为家里人作了贡献,感到非常自豪!”一生辗转于僧寺与尼庵之间,过着寄人篱下、颠沛流离的生活,经历了解放前后、土改、文革等艰难时期,尝尽人生百味,受尽了苦楚。

恩师在第一版《经窗禅韵》序言中写道:“我自小就生活在尼庵中,养成了一生中逆来顺受、柔弱无刚的性格。我的为人做事、写诗作文,大致上也是如此。”正因为受了太多的苦难,才会有苦不怕苦,养成了乐观豁达的性格,才会有一脸让人永远感动、无法忘怀、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不论你有多大的烦恼和痛苦,看到恩师的笑脸,都如冰霜曝日般自然消融。记得有位中年女大夫慕名前来找恩师诉苦,说她父母早亡,是她一手将弟弟们拉扯养大,并供他们读书结婚,可是当她得了癌症后,竟然没有一位弟弟前往探视,令她伤心欲绝。恩师听了呵呵地笑了,说:“那好啊,这样你永远都不欠他们的!”一句话说得她破颜微笑,烦烦恼恼地来,高高兴兴地走!

2004年7月,幼小即遭父母遗弃的明可小沙弥谢世,恩师得知消息后立马赶到邢台玉泉寺,住在明可的房间里,几日几夜不眠不语,痛哭流涕,写了十五首诗来怀念明可。当时我也在身边,看到恩师如此悲痛还真有些不太明白,直到后来慢慢了解了恩师的身世,我才略微懂得恩师当时的心情,也稍微明白了为什么恩师会特别关照那些孤苦伶仃的小和尚。

每当听说某地某人遭受了灾难和痛苦,恩师都会长叹一口气,说:“阿弥陀佛!苦啊!”然后想尽办法去帮助对方。2005年有位小杨居士的钱被人偷了,伤心得偷偷流泪,恩师知道后将自己当天得到的供养拿出来给小杨;2004年河北有个人的小孩得了先天性心脏病却无钱手术,恩师当年因为修建寺院还欠有大量外债,手头拮据不能帮助而耿耿于怀,事隔两年后,恩师在柏林寺联合红十字会发起募捐,为先心病儿童提供免费的医疗救助;恩师非常关心寺院的老僧人,看到四祖寺的法济师有腿疾,行动不便,就要常住照顾这些老人,可以不上早晚殿;当恩师得知我的母亲摔伤了股骨颈,却因手术费昂贵而瘫痪在床快两年了,恩师又是一声长叹:“苦啊,阿弥陀佛!”马上联系石家庄的李明心居士,安排母亲到省三院进行手术治疗,不仅救了母亲的命,更是救了我们全家。如是等等的事情太多太多,说也说不过来。

恩师不仅自己去帮助别人,也常常劝人行善。每逢给信众开示,特别是与企业家们座谈时,总是提倡大家过一种节俭的低碳生活。恩师常对企业家们讲:“某些有钱人一餐饭浪费的食品,可能是普通老百姓一个月甚至好几年的生活费。”切莫过奢侈浪费的生活,“少坐车多走路,少吃肉多吃菜,少喝酒多喝茶”,要时刻想到自己虽然富了,可是中国和世界上的城市和农村里,仍然有很多人饭吃不饱,衣穿不暖。当听到中国每年喝的酒有几个西湖大的消息时,恩师心都揪了起来,每逢政府官员和企业家前来,都要大力提倡“餐桌革命”,省下钱去救助那些弱势群体。几十年来,恩师外出吃饭都不许留剩饭剩菜,一定要盘盘皆光,乃至恩师走了,大家在外面吃饭时都会说:“师父说了,都要吃光,不要剩下。” 都非常自觉地养成了“光盘”习惯。

恩师为大众开示时常说自己老病交煎,不过还有人照顾,还有人为自己端茶倒水,上楼梯还有人搀扶,还算过得去。可是这个世上还有很多老人饿了无饭吃,病了无人管,躺在床上受罪,希望佛弟子们都能尽孝心,不仅要恭敬孝顺父母,还要帮助那些孤寡老人。当恩师知道四祖寺周边乡村有五家福利院,孤寡老人们每月的生活标准仅为150元,房舍破旧不堪,而且缺少照顾,恩师心里就特别难受,就想等过几年四祖寺和老祖寺的建设完成后,能帮着把这几家福利院修葺一新,让这些老人都能平安走过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

恩师不仅仅只是想到了人类,同时也极力劝导来往信众爱护一切情与无情的生命。每逢有居士来归依佛门,恩师必定要求归依弟子要以五戒精神作为自己的行为道德准则,特别告诫在家弟子们不要杀生,要爱护人类的生命和一切众生的生命,爱护众生就是爱护人类。(上篇完)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