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讲座 - 39

2023-01-01 07:03 净慧长老
245

微信图片_20221130182040.jpg第七讲 五十种阴魔境界

(2001年5月27日)

        (接上篇)修行人进入受阴境界之阶段,也会出现十种境界。如果我们对这些境界认识清楚了,不被它们所障,我们的修行就会有一个大的突破。这十种境界是:

        第一,“彼善男子,当在此中得大光耀,其心发明,内抑过分,忽于其处发无穷悲。如是乃至观见蚊虻,犹如赤子,心生怜愍,不觉流泪,此名功用抑摧过越。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觉了不迷,久自销歇;若作圣解,则有悲魔入其心腑,见人则悲,啼泣无限,失于正受,当从沦坠。”修行人当他处在此色阴已尽、受阴未破之定境中,心中生起大光明,发现自心即同于佛心,发现一切众生皆有这般光明妙理,与佛无异,却因迷而不觉,枉受轮回之苦,并且自责为什么不早些发起度生之心,这样不断地自责、不断地压抑自心,到了一定的极限,就会对周围众生生起无穷的类似于同体大悲的悲悯心,乃至于见到蚊虻,亦犹如父母观于赤子,心生怜愍,不觉流泪。在这种情况下,修行人如果失于正受,失去了自控,就会落入悲魔。要知道这种定中出现的悲悯情绪,只是暂时的现象,时间久了,就会消失。所以面对这种境界,不能把它看作圣境,否则就会堕落。

        第二,“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胜相现前,感激过分。忽于其中生无限勇。其心猛利,志齐诸佛,谓三僧祇,一念能越,此名功用陵率过越。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觉了不迷,久自销歇;若作圣解,则有狂魔入其心腑,见人则夸,我慢无比,其心乃至上不见佛,下不见人,失于正受,当从沦坠。”面对受阴之胜境,因感激心过度,忽然生起“志齐诸佛”的猛利、高昂之心,认为三祇大劫可以一念超越。这种状态,如果不能及时觉破,被它所转,就会产生轻率自大的狂慧之过,我慢心就会大大增长,见人自夸,自赞毁他,“上不见佛,下不见人,失于正受”,落入狂魔。

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前无新证,归失故居,智力衰微,入中隳地,迥无所见,心中忽然生大枯渴,于一切时,沈忆不散,将此以为勤精进相,此名修心无慧自失。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若作圣解,则有忆魔入其心腑,旦夕撮心,悬在一处,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第三,“在受阴境界之禅定中,因慧观力弱,不能照破受阴境界,向前无有新证之境,向后失其曾经之禅定境界,落在色阴受阴之间,处于进退两难的二难境地,迥无所见,犹如枯木。由于失去正念,常常忆念于这中隳之境,以为这个便是勤精进相。这个时候会招致忆魔入心,拘其神识,日夜撮取其心,悬挂于中隳境处,令其失于正受,沦为魔王眷属,魔福享尽,必当从于沉沦坠落。

        第四,“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慧力过定,失于猛利,以诸胜性,怀于心中,自心已疑是卢舍那,得少为足,此名用心亡失恒审,溺于知见。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若作圣解,则有下劣易知足魔入其心腑,见人自言我得无上第一义谛,失于正受,当从沦坠。”修行人见色阴消亡、受阴虚明的境界,会出现慧力大发、定力不足的情况,由于观智过于猛利,将定中所见心佛一如等胜性之法,执著不放,恒置怀中,久之,心中自疑自身本来就是卢舍那佛,于是得少为足。这个时候,易知足魔就会潜入修行人的心中,令其发狂,见人自夸,“自言我得无上,第一义谛,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第五,“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新证未获,故心已亡,历览二际,自生艰险。于心忽然生无尽忧,如坐铁床,如饮毒药,心不欲活,常求于人,令害其命,早取解脱,此名修行失于方便。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若作圣解,则有一分常忧愁魔入其心腑,手执刀剑,自割其肉,欣其舍寿,或常忧愁,走入山林,不耐见人,失于正受,当从沦坠。”如前第三种相关,修行人处在受阴境界中,进无新证,退失旧境,于此前后二边之际,茫茫无寄,无所适从,内心会油然生起前途艰险之感,被无尽的忧愁焦虑感所笼罩,眠则如坐铁床,食则如饮毒药,心不欲活,乃至想用自杀的方式来求解脱。此时若失于正念,就会有常忧愁魔潜入其心,令其“手执刀剑,自割其肉,欣其舍寿,或常忧愁,走入山林,不耐见人,失于正受,当从沦坠”。(未完待续)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