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堂夜话》第四篇 心地法门 ?第六讲生死是当下的,解脱也必须是当下的(2)

2016-12-25 08:50
210

第六讲生死是当下的,解脱也必须是当下的(2)

 在当代,有一位老法师,他是真正做到了来去自由,不为任何事物所牵挂,临终的时候,说走就走。这位老法师的德号说出来大家可能都非常熟悉,那就是能海老法师。他是中国有名的学习藏传佛教格鲁派的一位老法师,又是一位持律非常精严的老法师。老法师中年出家。出家以前,在国民党的军队里做过大官;出家以后,勤苦修行,弘法利生,培养人才,讲经说法。老法师为人平实得不得了。我有幸在1952年有机会亲近老法师。1952年的秋冬之际,我随侍虚云老和尚到北京,住在广济寺。当时,在广济寺暂住的还有圆瑛老法师、能海老法师,以及其他几位大德。这些老法师见面,都非常讲究传统。能海老法师要到虚云老和尚那里去,都不是随随便便,都要穿袍、搭衣、持具。每去一次,两位老人见面都要彼此行礼。行礼不是合掌,不是问讯,是要拜下去。能海老法师那个时候将近七十岁,虚云老和尚已经一百多岁。两位老人见面,首先是能海法师向虚云老和尚顶礼,虚云老和尚尽管是一百多岁的人了,但他也能非常灵活地就地拜下去。那种情景实在是让人感动。不仅是说像能海法师这样有名的大法师去顶礼虚云老和尚,虚云老和尚会回礼,就是其他年轻的出家人顶礼老和尚,老和尚也照样要回礼,要拜下去。那些去拜老和尚的人就害怕了,本来想顶礼老和尚求点福报,老和尚一回礼,不但没有求到福报,反而折福甚多。有一次,能海老法师来向虚云老和尚辞行。因为他有每一次见面互相礼拜的这个经验,就事先在窗外展好具,在那里准备磕头。被我们当侍者的人看见了,他就一个劲地摇手,叫我们不要做声,我们也只有依教奉行。老法师在窗外顶礼三拜,起具,然后再进屋来。进来就只问讯。他觉得这样做就不会使虚云老和尚这么大年纪的人来回礼,不敢劳动老和尚。解放初期的那些老法师在见面的时候,都是如此地有礼貌。

   说到能海老法师,平常我们跟他接触,好像也没有什么奇特处。平平常常的,平易近人,对后学谆谆教导,循循善诱,关怀备至。他解放后定居在五台山清凉桥,“文革”时集中到台怀镇显通寺。“文革”开始的时候,老法师显神通了。一提到“文革”,大家可能就毛骨悚然。实际上,对于我们这些过来人来说,不管怎么恐怖,都平平地走了过来。“文革”期间,不但佛教受到冲击,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卷进那场运动当中。既然是革命,那就一定会斗争激烈。有一天,说要开批斗会。也没有说要斗争谁,就把所有集中在一起的和尚都召集去开会。能老以身体不大舒服为由请假,当时管理的人看见他是个老人家,即使心里有一些意见,也不好说出口,就勉强同意了。当时老法师住的是一间很多人挤在一起的屋子。众人走后,老人家就坐在炕上,把腿一盘。他是三衣不离身的,再把整个身体用被子围起来,拥被而坐。坐在那里干什么呢?他老人家就那样地走掉了。大家想想看,稀奇不稀奇?他一点病也没有,说走就走,真实的功夫,就在那个时候起作用了,就在那个时候显示出来。等大家开完会了,回来看到老和尚还坐在那里,管理的人就说:“快吃饭了,你怎么还坐着不动,你坐在那里装死啊?”老人家还是不言语。睡在他身边的人,就走拢去推一推,见到老法师依然不动,才发现他已经走掉了。这件事是我的一个同参道友圆彻法师告诉我的。他当时跟能海老法师就住在一个炕上。这件事情是他亲眼所见,亲身所经历的。

   这是什么境界呢?在临命终时,能够如此洒脱自在,那就是平常的功夫。平常在生命当中,没有任何牵挂。功夫用到什么程度呢?那就是我们这一颗心,我们当下的这一念,超越了一切二元对立,真正做到壁立万仞,无依无傍。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无挂无碍,来去自由。这种功夫,就需要我们在平常用功的时候,使我们当下这一念孤立起来,不被任何情见所牵挂,保持一颗平常的心,无断常,无取舍,无憎爱,无凡无圣,超越一切对立的东西。这是最直接最究竟的解脱生命的法门。

   我们平常用功一定要下苦心。了生脱死,是学佛的一个根本目标。如何了生脱死呢?不是等到腊月三十日,而是在现在,在当下。当下能了生能脱死,腊月三十日到来,自然就能够说行就行,说走就走。


如果觉得《禅堂夜话》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普渡寺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