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安心与生活 ??第七讲安心与生活(2)禅七问答录

2016-12-07 10:07
326

第七讲安心与生活(2)

   这次非常感谢常住,感谢惟俨大和尚,使我们一行与各位居士结此胜缘,一起修习禅宗无上法门,实为三生有幸。

   禅七问答录

   这几天承蒙常住厚爱,邀我主持禅七,作七次讲话,自己感到很惭愧。对于禅宗,虽然几十年都没有离开过,但是功夫不够,体验不深,所讲都是隔靴搔痒,不能解决问题。很多居士提出了一些问题,圣凯法师精心整理,按照整理次序,每个问题都作一点简要分享与交流。

   问:上净下慧老和尚,阿弥陀佛!感谢双林寺惟俨法师安排了禅七修行学习,并得到您慈悲远道而来指导我们。非常感谢你们、众法师和诸位居士护法者。

   我曾向隆振法师学习过静坐,至今停了两年,在家偶尔有静坐。没有认真参过话头。今有缘参加禅七,并不需要老远到中国去,真是方便我们许多啊!惟俨大法师和您殷勤严肃的开示,以及本人也很想了解中国禅参话头的特色,故在十二日星期一,午板香完全激起疑情,并在不知怎么办的情况下,突然一股法喜,这种喜乐第一次感受到,之后的行动也觉得自然,我不太会形容,但是十二日晚和十三日晚的开示,我觉得似如您所说的。这种感觉会随外缘、习性的影响而减弱,所以我开始怀疑我到底是搞错了吗?我还没达到如如不动的境界啊!该怎么办?是继续参吧,还是随呼吸去保持清净?由于疑情要很集中,以及我已经历的那个阶段的感觉,所以昨日的功夫没达到。

   原想希望有机会向您请示,昨晚法师的安排让我们书写提问。希望老和尚能明白我的状态,请指示我那是什么状态,接着我该如何修学呢?无限感激!

   我体会的喜悦,也包含了一种无私的感觉。它和过去修行体会到的轻安有所区别。

   最后,麻烦您了!

   敬祝法体安康!

   答:疑情有片刻、纯熟成片的差别,这种体会不仅是参话头,学其他法门也会有这样的体会。几分钟宁静的心态,甚至念头一下子没有妄想,可惜不能成片,不能延续。话头要延续,必须要“专注、清明、绵密”,或者说在绵密基础上又清明、专注,在离念状态下呈露出来,保持一定时间,才能功夫相应。偶尔出现法喜,不能执著,要继续用功。“专注、清明、绵密”是统一要求。只有专注,没有清明,就会有昏沉;有清明、专注,要绵绵密密,内心感受才能统一。

   问:在静坐时,为什么身体会忽然大力地摇动了一下,一支香有时会晃动好几次,但不是每支香都会晃。已经有一年了,不过晃动的次数有减少。

   答:这没有关系,静得太少,动得太多,在动静之间,自己的身心有不适应情况发生,所以有时会摇动,身心和整个环境不协调。不用害怕,自己有生理上反应,如高血压、风湿症等,都会有反应。不要执著,知道不为冤,识破不为冤,不要随它去。

   问:随息时,呼吸越来越微细,越来越难察觉,甚至好像没有了呼吸。这时应该怎么办?之后觉得很宁静、很轻安,我这时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哪里?

   答:在做呼吸功夫时,觉照、清明最重要,呼吸达到绵密,知道呼吸在出入。若呼吸出入不知道,念力不明,只有寂寂,没有觉照,这是不正确的。只有寂照同时,才会产生定慧。若能觉察到,就没有关系;若根本不知道,那就是昏沉。

   问:我对参话头很陌生,听了老和尚的开示也不知如何下手。(我是一个在校学生)参话头是在静坐中参吗,还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参?刚开始参话头应该参什么话头?请老和尚以很简单的方式再解释一遍怎样参话头。


 答:修行有种种方法,达摩所说“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前面三句都是入道的方法。在学校不如寺院清净,外息诸缘有难度,可以学习数息;内心无喘,就是要调好呼吸。若呼吸没有调整好,则心不宁静。调呼吸比参话头力度小,容易进入状态,随时有呼吸,和生命最亲切,数息、随息都可以。在调好呼吸的前提下,心如墙壁,让妄想不进来。念头和呼吸在同一个点上,妄想就找不到空隙,慢慢达到心如墙壁。

   问:在开静后,从静态到动态,只有短短的一两分钟,觉得调整有困难。

   答:我们打一个七,静坐时间比较短,要做动静一如,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安然,必须有相当长时间的训练,有扎实功夫作基础。这样,才会在语默动静时,身心安然。

   问:本人在坐禅时,头部很胀、很重,感觉头部跳动厉害,有很强的一股气在头上下不来。平时不在坐禅时,稍用一点力,头部也会跳动厉害,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了。我也用了很多方法,想把这股气引下来,但不见效,请问应用什么方法对治?请主七和尚慈悲开示。

   答:打坐时,如何用心?所有止观都讲“下着其心”,即在用功之时,意念往下,意守丹田,就会使我们头脑清醒,不会胀,不会跳动。还有一个方法,打坐时要注意,腿要包暖和,不要让下身受凉。因为下身受凉,温度上升头部。尤其在热带地方,天气热,在空调底下打坐,穿好袜子、裤子,穿布鞋,这样气血会往下,血液循环顺畅,身心轻安。

   问:请和尚慈悲开示,参话头时,是否一直问,做什么都问什么,是谁?请举个例子。参话头时,是否需要意守某处?即注意身体的某一个部分。

   答:我在有一天讲话,曾经讲到参“是谁”,一连举了几个:行时,要知道走路的这个是谁。提起话头,不要一直提。在“是谁”上用功夫,起疑情,看疑情能否生起,盯住不放。参话头又叫看话头,我们的内心意识,依唯识分为见分、相分、自证分、证自证分。见分就是能观之心,相分就是所观话头,以见分看相分。禅宗是说,用觉照功夫看话头,生起疑情,疑不起来,又提一下;疑情淡化时,又提一下。随着环境转变,话头可以转变。古人说“拖死尸的是谁”,身体就是死尸,这就是指身体的主人翁在哪里。

   南传佛教的内观禅要守身体的某部位,参话头不需要守身体,能见之心与所见之话头,是一心分为二。为了对治妄心,不得不如此,一切妄想都集中在一点上,以妄止妄,一念不生。正是参话头的时候,守在话头上,话头在哪里,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果要假设一个地方,丹田比较好。意守丹田是印度五千年的修养方法,也是道家修道最基本原理,佛家也是如此。佛陀彻悟宇宙人生真理,他老人家所说的方法应该相信不疑,尽量去用。只要随时找到有经验的人指导,就不会有问题。

   如果觉得《禅堂夜话》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普渡寺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