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慧长老《楞严经》讲座--- 第七讲 五十种阴魔境界(中)

2016-10-14 19:10
428

色阴区宇之坚固妄想破除之后,眼前的幽暗境界全都消失了,到处是一片光明境界,修行人这个时候就可以亲见与诸佛同体的本妙觉心,如同在明镜中显现本人的身像一样,清楚明了。此时虽然亲见本体,于本妙觉心,若有所证得,但未能称体起用,犹如身著魇魅之人,手足宛然,见闻清楚,亦不迷惑,却因心被触制于魇魅客邪,而不能动弹。这种状态就称之为“受阴区宇”。这种魇魅般的状态一旦打破,修行人就会发现,自己的心即能离开身体,返观自己的面貌,得意生身,去住自由,无有障碍,这就叫受阴尽。修行人到此,就可以破虚名妄想,超越见浊。受阴突破了,我们的坚固身见也就被打破了。

修行人进入受阴境界之阶段,也会出现十种境界。如果我们对这些境界认识清楚了,不被它们所障,我们的修行就会有一个大的突破。这十种境界是:

   第一,“彼善男子,当在此中得大光耀,其心发明,内抑过分,忽于其处发无穷悲。如是乃至观见蚊虻,犹如赤子,心生怜愍,不觉流泪,此名功用抑摧过越。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觉了不迷,久自销歇;若作圣解,则有悲魔入其心腑,见人则悲,啼泣无限,失于正受,当从沦坠。”修行人当他处在此色阴已尽、受阴未破之定境中,心中生起大光明,发现自心即同于佛心,发现一切众生皆有这般光明妙理,与佛无异,却因迷而不觉,枉受轮回之苦,并且自责为什么不早些发起度生之心,这样不断地自责、不断地压抑自心,到了一定的极限,就会对周围众生生起无穷的类似于同体大悲的悲悯心,乃至于见到蚊虻,亦犹如父母观于赤子,心生怜愍,不觉流泪。在这种情况下,修行人如果失于正受,失去了自控,就会落入悲魔。要知道这种定中出现的悲悯情绪,只是暂时的现象,时间久了,就会消失。所以面对这种境界,不能把它看作圣境,否则就会堕落。

   第二,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胜相现前,感激过分。忽于其中生无限勇。其心猛利,志齐诸佛,谓三僧祇,一念能越,此名功用陵率过越。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觉了不迷,久自销歇;若作圣解,则有狂魔入其心腑,见人则夸,我慢无比,其心乃至上不见佛,下不见人,失于正受,当从沦坠。”面对受阴之胜境,因感激心过度,忽然生起“志齐诸佛”的猛利、高昂之心,认为三祇大劫可以一念超越。这种状态,如果不能及时觉破,被它所转,就会产生轻率自大的狂慧之过,我慢心就会大大增长,见人自夸,自赞毁他,“上不见佛,下不见人,失于正受”,落入狂魔。

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前无新证,归失故居,智力衰微,入中隳地,迥无所见,心中忽然生大枯渴,于一切时,沈忆不散,将此以为勤精进相,此名修心无慧自失。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若作圣解,则有忆魔入其心腑,旦夕撮心,悬在一处,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第三,“”在受阴境界之禅定中,因慧观力弱,不能照破受阴境界,向前无有新证之境,向后失其曾经之禅定境界,落在色阴受阴之间,处于进退两难的二难境地,迥无所见,犹如枯木。由于失去正念,常常忆念于这中隳之境,以为这个便是勤精进相。这个时候会招致忆魔入心,拘其神识,日夜撮取其心,悬挂于中隳境处,令其失于正受,沦为魔王眷属,魔福享尽,必当从于沉沦坠落。

   第四,“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慧力过定,失于猛利,以诸胜性,怀于心中,自心已疑是卢舍那,得少为足,此名用心亡失恒审,溺于知见。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若作圣解,则有下劣易知足魔入其心腑,见人自言我得无上第一义谛,失于正受,当从沦坠。”修行人见色阴消亡、受阴虚明的境界,会出现慧力大发、定力不足的情况,由于观智过于猛利,将定中所见心佛一如等胜性之法,执著不放,恒置怀中,久之,心中自疑自身本来就是卢舍那佛,于是得少为足。这个时候,易知足魔就会潜入修行人的心中,令其发狂,见人自夸,“自言我得无上,第一义谛,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第五,“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新证未获,故心已亡,历览二际,自生艰险。于心忽然生无尽忧,如坐铁床,如饮毒药,心不欲活,常求于人,令害其命,早取解脱,此名修行失于方便。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若作圣解,则有一分常忧愁魔入其心腑,手执刀剑,自割其肉,欣其舍寿,或常忧愁,走入山林,不耐见人,失于正受,当从沦坠。”如前第三种相关,修行人处在受阴境界中,进无新证,退失旧境,于此前后二边之际,茫茫无寄,无所适从,内心会油然生起前途艰险之感,被无尽的忧愁焦虑感所笼罩,眠则如坐铁床,食则如饮毒药,心不欲活,乃至想用自杀的方式来求解脱。此时若失于正念,就会有常忧愁魔潜入其心,令其“手执刀剑,自割其肉,欣其舍寿,或常忧愁,走入山林,不耐见人,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第六,“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处清净中,心安隐后,忽然自有无限喜生,心中欢悦,不能自止,此名轻安无慧自禁。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若作圣解,则有一分好喜乐魔入其心腑,见人则笑,于衢路傍,自歌自舞,自谓已得,无碍解脱,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修行人处于受阴之清净境界中,会出现一种少有的内心宁静,身心轻安自在之后,忽然内心会生起无限的欢喜,无法自控,自认为已经得大自在了。这个时候,如果不能觉破,被欢喜所转,就会有好喜乐魔潜入其心,“见人则笑,于衢路傍,自歌自舞,自谓已得,无碍解脱,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第七,“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自谓已足,忽有无端大我慢起。”修行人在受阴之境界中,因轻安自在,鼓乐无尽,自谓已经具足一切最胜法,这个时候,心中就会有大我慢生起,“如是乃至慢与过慢,及慢过慢,或增上慢,或卑劣慢,一时俱发。心中尚轻十方如来,何况下位声闻缘觉,此名见胜无慧自救。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若作圣解,则有一分大我慢魔入其心腑,不礼塔庙,摧毁经像,谓檀越言,此是金铜,或是土木,经是树叶,或是氎华。肉身真常,不自恭敬,却崇土木,实为颠倒。其深信者,从其毁碎,埋弃地中。疑误众生,入无间狱,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第八,“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于精明中,圆悟精理,得大随顺,其心忽生无量轻安,已言成圣,得大自在,此名因慧获诸轻清。”在受阴境界中,因圆悟精时之理体,于一切境,随意自在,内心忽然会生起无量的轻安,于是自言已经成就圣道,得大自在解脱。此时如果不能觉破,就会有好轻清魔潜入其心,“自谓满足,更不求进。此等多作无闻比丘,疑误众生,堕阿鼻狱,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第九,“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于明悟中得虚明性,其中忽然归向永灭,拨无因果,一向入空,空心现前,乃至心生长断灭解。”在受阴虚明的境界中,因观受阴虚明之性,廓尔虚豁,无有一法可得,此时内心会忽然生起空净之念,由于观照力弱,往往会产生“拔无因果”之邪见,认为人死以后,一了百了,既无因果报应,亦无生死轮回,无佛道可求,无众生可度,沉空滞寂。此时若不能觉破,就会有空魔潜入其心,令其发狂,“乃谛持戒,名为小乘,菩萨悟空有何持犯?其人常于信心檀越,饮酒啖肉,广行淫秽。因魔力故,摄其前人不生疑谛,鬼心久入,或食屎尿与酒肉等,一种俱空,破佛律仪,误入人罪,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第十,“又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味其虚明,深入心骨,其心忽有无限爱生,爱极发狂,便为贪欲,此名定境安顺入心,无慧自持,误入诸欲。”修行人在受阴境界中,因为长久玩味着其虚明之性,深入心骨,这个时候心中会忽然生起无限的爱意,爱极生润,情动发狂,欲境当前,不能自持。此时若失于正念,即有欲魔潜入其心,生大狂妄邪见,“一向说欲,为菩提道,化诸白衣平等行欲,其行淫者,名持法子。神鬼力故,于末世中摄其凡愚其数至百,如是乃至一百二百,或五六百,多满千万。魔心生厌,离其身体,威德既无,陷于王难。疑误众生,入无间狱,失于正受,当从沦坠。”

    以上受阴十境,皆不出受阴中的苦、乐、忧、喜、舍等五相。执著于其中之一相,即有相应的魔境现前。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现境,皆是受阴用心交互,故现斯事。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因缘,迷不自识,谓言登圣。大妄语成,堕无间狱。汝等亦当将如来语,于我灭后传示末法,遍令众生开悟斯义。无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护,成无上道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
sitemap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