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夜话

2016-10-05 10:13
234

各位居士、各位营员:

  今天晚上是柏林夜话。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呢?有两个方面的意义:一是我们是在柏林寺举行的夜话,所以叫“柏林夜话”;二是我们这里为什么叫柏林寺呢?大家可能会说,因为我们这里种了很多柏林,这个回答当然也是非常对的。但是它还有另外的含义。大家今天下午听了杨先生的讲课,“什么是祖师西来意呀?”,大家还记得他的语调吧。当时也有一位学人来到柏林寺,确切地说当时还不叫柏林寺,是叫观音院。他来到观音院问赵州老和尚,如何是祖师来意?这个题目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题目。因为你们要是翻开《传灯录》、《指月录》乃至所有禅师的语录,这个问题出现至少不下一万次。这一万次提问的不同答案起码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种。那么当时赵州老和尚他是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呢?赵州和尚说“庭前柏树子”。大家听了一定会说,所答非所问,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但是正是这么一个所答非所问的问题,历代以来,怎么样的诠释、怎么样的发挥也是千变万化。如果说的不恭一点的话,真是千奇百怪,什么样的评说都有,什么样的回答都有。它是一千七百则公案里面一则最有名的公案,最具有特色的公案。

  刚才这位主持人说希望我讲学佛应该注意些什么问题,我一下子讲到这个公案,似乎也是风马牛不相及。但实际上是绝对有关的。学佛从它的终极意义上讲,一是要我们堵塞一切知性的东西,二要离开知性的那个层面,真正用生命去体验佛法,体会佛法或者说体证佛法。比如说如何是祖师西来意,这个师目实际上就等于我们天天问的佛法究竟是什么道理?那么我们呢不是象赵州和尚那样,或者说“吃茶去”,或者说“庭前柏树子”。而是讲什么是佛法呢,佛法是释加牟尼讲的法,佛法包括什么内容,怎么进入佛法,是在知性上滔滔不绝地给你讲这么一套。但是禅宗的风格不是这样的。禅宗的风格是认为依他作解,塞自悟门。他是要你自己去悟出一个道理,要你走自己的路。所以赵州和尚他不正面来回答这个问题。正象那天晚上我讲的赵州和尚的另外一个公案,人问如何是佛法,他说是赵州桥;那么如何是赵州桥,他说是渡驴渡马,他把这个问题非常形象、非常具体、非常生动地把佛法的宗旨直接地揭示出来、显露出来,你会得到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永世不忘,原来学佛要如此,要永远做一切众生的桥梁。我们今天讲来讲去,这种接引是需要的,但是你真正要去体会是要意在言外,要体会那种言外之意。所有禅宗典籍说,接引学人就是根据当下的环境来指示你一个要领,让你有所悟人。“庭前柏树子”和“祖师西来意”有没有关系呢?如果说有关系的话,那还是在知性上兜圈子;如果说没有关系的话,他这个回答又起什么作用呢、所以产它有关系又没有关系,它没有关系又有很大的关系。他就不让你有思考的余地,一下子把你推到悬崖绝壁的地方。你只有纵身向下一跳,你才会明白。他把你推到一个没有路的地方,推到一个没有路的地方怎么办,你就会要找到一个转身的办法。不是说 “行到山穷水尽处,自然得个转身时”吗?把你推到一个没有路走的地方,你自己就会想一个办法,禅宗就是这样。

  这里我想给大家讲一个不是很雅的公案,但是又非常有意义。传说有一个父亲,他是做强盗出身,他的儿子长大到十五六岁时,这位父亲每次出去作案也把儿子带在身边。父亲怎么做,儿子也怎么做。到了儿子更大的时候,他对父亲说,我总不能老是跟在你后面跑,你总要教我几个绝招才好。你不教我两招的话,万一你将来百年之后,我怎么混饭吃呢?他的父亲觉得儿子有希望,也希望能教他几招绝活。有一天父亲把儿子带到一家人家。过去做强盗不是橇锁、不是下门,而是在墙上挖窟窿。我小时候对这个印象最深,我住的那个小庙几乎是三天两头被挖一个窟窿。这个强盗就把他的儿子带到一个大户人家,首先挖一个窟窿。父子俩从窟窿进去以后,人家都没有听见。他们把人家的柜子打开,儿子发现里面什么金银财宝都有。等儿子一到子柜子里去,父亲一下子把柜子的门锁上,然后转身就出去了。出去之后又找了很多荆棘把那个洞堵住,这样儿子就无法钻出来了。然后,他就去敲那家主人的门,告诉人家,你家里有贼,快出来捉贼。这时儿子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我父亲今天要这样来整我,把我置于死地。大家知道置于死地而后生,才是真正的再生。于是这家人就起来了,到处找强盗,但谁也不会想到强盗会在柜子里,因为柜子是锁着的。这时儿子急中生智,就学老鼠一样啃柜子。于是那家人发现怎么柜子里有老鼠呀,就想来开柜子。然后他又不作声了。等大家去睡觉了,他又把柜子弄的很响,人家又来看,他又不作声了。他的目的就是要麻痹那家主人。最后那家主人点着一盏煤没灯来看个究竟。在柜门打开的同时,他一下子吹灭了油灯,然后跑掉了。待他跑到挖的那个洞门地,发现荆棘堵住了洞口。他再一次急中生智,发现那里有一个尿桶。于是他把尿倒掉,头上顶着那个尿桶一下子就钻出去了。钻出去了以后,他悟到了,原来这就是绝活。

  看起来这个公案不很雅,实际上它告诉了我们一个非常非常深刻的道理。这个道理就是告诉我们怎样来做人,怎么样能够绝处逢生。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你如何找一个安身立命之处。作为我们人类,类似这样的时刻、类似这样的事是我们经常会碰到的。我们往往不能有一个非常好的方法、非常有智慧的方法来处理这类问题。那么学佛就是要找到这种智慧来处理我们生活当中这些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生活当中最无法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不是吃饭,不是穿衣,不是没有钱花,而是我们当下这颗心、当下的生命安顿不了,当下这个烦恼、无明突破不了。我们看起来活的很自在,其实我们每个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是活的很无奈,都想要在佛法中找到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找到绝处逢生的智慧、方法。我想学佛,怎么样学佛,学佛要注意什么问题,每个人要走自己的路,每个人要自己找到一个解决生命困惑的办法。你只有有了这种突破,才真正觉得佛法了不起。当时,赵州和尚他为什么不给我们说破,就是要我们学会一个绝活,从“庭前柏树子”怎么样体会到祖师的西恶意民。解释这个公案是没有用的,因为解释只能涉及到一点点皮毛而已,总不会完整。只有真正用生命去体会它,才会感到它是最圆满的、最彻底的,最能够解决问题的。所以刚才主持人要我讲讲学佛法,我只能以自己学习赵州和尚语录、学习赵州禅这一点点的体会来供养各位。谢谢!

(1997年7月24日 讲于第五届生活禅夏令营)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
sitemap网站地图